不可回头

爱你却不能过问

德哈,十九年后,爱你却不能过问

随便

但凡爱伴随着禁忌的,不知道在当下那刻有多炽热,却怕在日后随着时间消逝,那些深刻啊,一点一点的变淡

瞎想

Zuckerberg曾遗憾于Eduardo Saverin没在最后的会员之夜,没有对着他开心,没有一起分享成功,没有什么呢,没有站在那里,没有并肩。
他缺席了。
Zuckerberg希望Saverin离开Facebook。
大概我以为的虐点是,你挡到我的路,我也许在乎你,sorry, but you need to go.

【TSN/ME】【指甲油PLAY补档】

Rin丘丘:

还是之前的,但是今早被LFT连图带字的完整吞了QnQ,好吃不。。。


原图在这里:




【ME·指甲油Play】




昨天我一时兴起P了一些加菲的指甲。。。不过又一时生气删掉了,抢救回来的都是QQ压缩过的哈哈哈,谢谢东京涂鸦君




【枚红色】


【粉橘色】


【淡蓝色】


【蓝色】


【黑色】


【橙色】




最后顺便给大家安利一个配色方案的网站:http://www.colorhexa.com/


这里可以看见色盲看到的颜色哦


感觉很人性化,还能脑补马总的世界哈哈。。。。


我给花朵涂的指甲油,大概是#BF003B。。。



Rin丘丘:

画倒过来这个梗太赞了啊啊啊啊。。。还有小猴子玩具!莱总简直腹黑无极限啊!!!“你看Mike在开心的跳舞”。。。

脑补喝醉酒被Mike抱回家的公主,做恶梦的时候小狼狗都守在边上QAQ

斯迪奥夫曼斯基:

【黑道AU】麦花/莱花

“Princess”

lofter外链不了...完整视频连接 ...(虽然也就10s+的意识流..)

Rin丘丘丘丘丘的原图 

.........昨晚一个激动摸鱼了...粗糙了就是...但对这个黑道AU一腔热血OYL

.试图把枫糖浆、尸骨、古宅都用上了。

从lex那回来后每天被噩梦缠身的PTSD的wardo,一直守着wardo的小狼犬Mike.虔诚的吻手礼却让wardo惊慌失措。

 锵锵锵跳舞着的小猴子玩具,大概是Mike小时候留下的。在lex对wardo上施暴时,吵闹的玩具就没停下过,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时那样.

最后油画视角是倒着的...(虽然它倒没倒都一样...)是因为,在luthor宅中看到那副油画时wardo正被摁在桌仰着头,模糊的视线里展翼的恶魔成了wardo终生的噩梦。

【BvS/Brex】致命拜访

矜持的冬饺:

ABO/BvS电影设定,NC-17


Alpha!Bruce Wayne / Omega!Lex Luther


  


不虐吧反正是个HE,大概只写这一次Brex


关于莱在电影里提到的一些童年阴影的放大化,一堆乱七八糟的play


  


快一万字的伪pwp


送给锦老师 @锦多糖  弥补我生是拖了一周的蛛麦


  


外链阅读:长微博 / AO3


  


写着写着满脑子漫画秃莱。。


很想看评论(没有就算了吧)


  


顺便安利BGM:Arsonist's Lullabye - Hozier

锦多糖:

我卷旋风无敌可爱!!!(•̀ω•́)✨
谢谢我的尉٩(๛ ˘ ³˘)۶❤

lazyhauptmann:

有被 @锦多糖 发的图甜到555555555


大卷心菜儿:

·刷知乎的时候再一次看到了东京电视台的那个梗,于是手痒做了几张图

·听说我上次更的微信体虐到了乡亲们

·于是深夜放点小甜饼

·p9是大噶心心念念的紫甘蓝

·p10是我的心声

·这大概是我开学前最后一次更新

·晚安大噶~

·我跟你们港,图是手机做的,渣,你萌凑合看看就好了。

·我再跟你们港,他们的名字我是有可能拼错的,不接受“lo主英语好差”的批评

·我英语差我自己知道就好了😂

大卷心菜儿:

在豆瓣上看到的几张敲可爱敲赞敲级棒的图!

出处均不明

若侵犯了版权请通知我,我马上删

PS:EC那张实在赞到不行!

大锤的脸盲可能有点严重…

蜘蛛画的超级有神韵啊

大盾漫漫寻妻路啊

(所以说会画画的太太都是天使啊~比小心心❤❤❤❤❤❤❤)

瞎几把想

突然想到假如Eduardo某一天重生,重生在写下公式的那天晚上,他会怎么做?我设想重来一次Eduardo依然会写下那个公式,他会沿着时间的洪流走下去,他也许还会投资却试着尽力远离Mark Zuckerberg的身边,他会冷眼旁观Mark Zuckerberg和Sean Parker构建了Facebook这个庞大的帝国,而Eduardo Saverin不准备参与了。
倒是Mark,我有些想不出在Eduardo的刻意远离下他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也许某一天在编程之后绷着脸去质问,可他得不到结果,或者只在心底默默遗憾一位朋友的疏远,或者无动于衷。

所以你看,无论怎样,无论重来多少次,他们只会擦肩而过,也许带着隐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