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回头

《人柱爱丽丝》黑童话风,一发完。

参天巨柱:

这个其实是根据《絵本『人柱アリス』》延伸出来的脑洞。


CP有盾铁,锤基,冬寡,银红


警告:黑童话,角色黑化,可能不好吃。


以及有兴趣的姑娘可以试着听一下这首歌,因为真的很魔性(微笑




===================================


1.Tony


一番目(いちばんめ)アリスは勇(いさ)ましく剣(けん)を片手(かたて)に、不思议(ふしぎ)の国(くに)。


第一个爱丽丝非常英勇,单手持剑进入神秘之国。


いろんなものを斩(き)り舍(す)てて、真(ま)っ赤(か)な道(みち)を敷(し)いていった。


斩杀了各式各样的东西,铺成了一条鲜红的道路。


 


 


 


从前从前,有个叫做Tony的小铁匠,因为他做出来的每一件武器都非常好,所以他在他家乡小镇上非常的出名。不管是王子还是勇士,只要想要打武器,肯定会第一时间联系到他。


时间久了,Tony多了一个好听的称号,“伟大的钢铁人。”


不过大家都不知道是,比起钢铁人这样的称号,Tony的心里更希望可以自己亲自上阵而不是躲在店铺里敲敲打打。


周围的人知道后都说,哎呀,Tony,那样太危险啦,这个世界总会有人去救的,放手吧,放手吧,伤到自己就不好啦。


Tony这时摇摇头并举起手里未完成的长剑,笑着说,总会有需要我的时候。


或许是内心的期盼太强烈让上天觉得应该给Tony一次机会,小镇附近的森林传出了一个可怕的传说——据说那座迷雾缭绕的黑树林最深处有一座满是黄金的王国,而王国前方有一只恶龙守着那批金币,只要一有人接近那里那条恶龙就会喷出熊熊火焰将人烧死。


一开始,大家的想法都是为了金钱而去。到了后来,就演变成了那条龙是否会冲出森林给国家和人民造成灾难。国王为此还颁发了召集令,寻找有勇气有能力的人前去消灭那条恶龙,并以那座金矿的一半作为奖赏来刺激众人。


Tony不需要钱,他需要的只是一个机会。


然后又刚好给他碰上了。


因为上一波去的勇士全部都没有回来,大家对于灭龙的兴趣也就少了一大半,毕竟大多数人都不想为了那不知是否存在的财富而丢掉性命。Tony觉得这是自己难得的机会,便请求国王批准他去森林里探索。


伟大的钢铁人独自一人踏上了征程,他的背后还背着自己精心打造出来的长剑,锋利程度可以砍断这路上遇到的任何艰难险阻。


Tony觉得自己的梦想就要实现啦!


大概是有了前人探索的方向,大部分的树枝和荆棘早就被打落在地上,Tony非常轻松地来到了森林的深处。只见那里头有座非常非常古老的城堡,而城堡外头趴着的就是大家口中所说的恶龙。


黑色的坚硬鳞甲让Tony感到有些慌张,但是他相信自己可以做到别人做不到的事情。因为体形比较小,他三两下地跳到了恶龙的背部寻找着那片逆鳞。


他听别人说过,只要把逆鳞拔下来,这条龙就必死无疑。


只是一眼望过去都是黑乎乎的,让Tony找得特别辛苦。就在他试图换个地方的时候,他一脚踩上了一块和普通龙鳞不太一样的东西。这大概就是逆鳞了吧?Tony盯着那块凸起,接着他掀开那处龙鳞,意外地看见了里头跟人类如出一辙的血肉。


Tony抬起手臂把锋利的剑刺进了那里,恶龙猛地剧烈挣扎起来,这让Tony直接摔在了地上,尽管有些疼,但方法还是奏效了。恶龙在地上滚了几圈,咆哮声和鸣叫声撕扯着Tony的耳朵,在最后一下长长的悲鸣中,它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Tony知道自己赢了,他感到特别开心。同时也看着因为恶龙死去而露出的古堡真面目。


漂亮的砖面和优雅的大门看起来就像是贵族住的地方,Tony带着好奇心推门走了进去。里头没有大量的黄金也没有任何稀世珍宝,有的只是类似王宫里的布局摆设,只是上面都落满了灰尘。


他收起剑,轻轻地迈开脚步。古堡里面的光线很弱,Tony只能用来自外面的光芒观察着里面的东西。于是就在他的手离开门把的时候,大门砰地一声关上了。


外面的世界依旧很漂亮,因为再也没有恶龙的盘踞,城堡上方还收到了长年以来都无法看到的太阳光。雀类的啼叫声此即彼伏,而龙的尸首开始消散成颗粒飘在空气中。


就好像刚刚那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


你问我后来啊?


后来,小镇恢复了和平,国王也没有整天嚷嚷着要去夺取财宝,而Tony的打铁铺和森林里 的古堡也奇怪地消失了。


伟大的钢铁人?


小镇居民说他们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奇怪的名字呢,还说如果有见到一定要带他们去看看。


而那座再也没有人能找到的古堡里呢,一个金发蓝眼睛的男人推开了地牢的大门。他蓝色的眼睛配上温暖的微笑让人觉得他就像隔壁邻居家的大哥哥。


他走到一个被镣铐锁住的人面前蹲了下来,细心温柔着询问着关于对方的一切。


而被捆住的那个人,刚好就是伟大的钢铁人。


 


 


そんなアリスは、森(もり)の奥(おく)。


那样的爱丽丝,在森林的深处,


罪人(つみびと)の様(よう)に闭(と)じ込(こ)められて。


像罪人一样的被关押。


森(もり)に出来(でき)た道以外(みちいがい)に、彼女(かのじょ)の生(せい)を知(し)る术(すべ)はなし。


除了一条鲜红的道路之外,无人知道她的生死。


 


 


 


2.Thor


二番目(にばんめ)アリスはおとなしく歌(うた)を歌(うた)って、不思议(ふしぎ)の国(くに)。


第二个爱丽丝温顺的唱著歌,来到神秘之国。


いろんな音(おと)を溢(あふ)れさせて、狂(くる)った世界(せかい)を生(う)み出(だ)した。


他让各种各样的旋律满溢而出,产生出了疯狂的世界。


 


 


从前从前,有个叫做Thor的王子。因为他为人正直并且勇敢无畏,所以一直深受着人民的爱戴。


只是大家都不知道的是,Thor有个非常可爱的小弟弟,他非常爱他,每天晚上Thor都会跑到弟弟的床边,一遍又一遍地用自己浑厚的嗓音唱着来自古老国度的神秘歌曲送弟弟进入甜美的梦乡。


弟弟美丽的绿眼睛啊,就像森林边上那汪清澈的湖水,扑闪着光芒映着Thor帅气的脸庞。


Thor在想,如果弟弟可以陪着自己一辈子那就好啦,但是弟弟捧着他的脸哭着说,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他们终有一天要分开。Thor决定给弟弟一个保证,让弟弟相信自己绝对不是口出狂言。


于是他跑去问了无所不知的巫师,到底什么可以成为自己和兄弟之间的信物。


巫师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耳熟,不过Thor并没有往心里去,巫师告诉他,不远处森林的深处,有个矮人制造的神锤藏在一块石碑深处,只要拿到了它就可以成为王者。Thor想,如果弟弟可以拥有它,那就算自己当上了国王,弟弟也可以和自己永远在一起啦。


天真的Thor询问了身边知道黑森林的人,他还太小,懵懂地听着旁人说着那儿的可怕之处却无所畏惧,他在想,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比得上自己对弟弟的承诺,他必须要做到,而且越是可怕的地方,拿到的东西越是珍贵。


于是伟大的王子啊,瞒着所有人,跑到了黑暗的森林深处去了。他一路欢快地唱着颂歌,顺利地来到了石碑前,因为他是天生的王者啊,所以不费吹灰之力便把神锤从石头中拿了出来。


Thor想,弟弟收到这个锤子的时候一定会很高兴。


只是回去之后,年迈的国王得知了这个消息,他不论如何都不同意弟弟得到这个神锤。Thor感到很悲伤,明明弟弟比他更值得得到这件宝贝。而他的弟弟只是微笑着告诉他,不论有没有这个锤子他都会在Thor身边,永远地陪伴着他。


Thor觉得自己有这样的弟弟真的是很幸福的事情。


这一年,Thor长大啦,他在人民的鼓掌声中成为了万人之上的王储,并和邻国的公主达成了婚约。老国王一脸欣慰地看着他手握神锤接受着众人的敬仰。而Thor的好弟弟啊,看上去有些不开心,他站在一旁,绿色的眼睛紧紧地盯着王子。


Thor不知道弟弟在不开心什么,或者说他早就不关心。因为好久好久之前啊,他就已经把弟弟忘记啦。现在的Thor再也不会唱着古老的歌谣高呼着弟弟的名字,他把自己所有的爱啊,全都给了邻国的公主啦。


他的身边早也不缺任何的玩伴,只要Thor想,全国的年轻人都会为之疯狂。只要是他踏足的地方,总会有千千万万的人跟在他的身后,追寻着他的步伐。


只是突然有一天,大家再也找不到Thor啦,宫殿里,酒馆里,城郊外,没有人找得到那个意气风发的英俊王子。老国王伤心得就像一瞬衰老了十几岁,举国上下的人民也为这痛苦的事实不停哭泣。


但没有人发现,Thor的好弟弟,也在那一天消失不见了。在街上卖蜡烛的小伙子说,他看到一个从未见过的绿眼睛姑娘走向了森林深处,之后再也没看到她走出来。


Thor王子的死亡只让大家悲伤了几个月,而新王子Baldr的登基大典让大家把这悲伤的事情全部抛之脑后。震天的礼炮声和交响乐惊得森林里的鸟儿扑闪着翅膀飞起来,落下了一地白色的羽毛。


刺眼的阳光透着树叶的缝隙照射下来,而在那块破碎的石碑处,有一个黑头发绿眼睛的少年抱着一具冰冷的尸体坐在地上,那具尸体胸口处,竟茂密地盛开着艳丽的蔷薇,仔细一看还能发现花瓣上那不知是泪水还是露珠的透明晶体。


少年仰起头,微笑着抱紧了那个躯壳,他绿色的眼眸望着湛蓝色的天空,脸上全是幸福的表情。


他低沉的嗓音一遍又一遍地吟唱着古老的歌谣,幽幽的旋律在安静的森林里回荡着又传回来。


Thor啊,Thor啊,我的好哥哥,


再也没有人,可以把我们两个分开啦。


 


 


そんなアリスは、蔷薇(ばら)の花(はな)。


这样的爱丽丝,是蔷薇的花朵。


いかれた男(おとこ)に撃(う)ち杀(ころ)されて。


被愤怒的男子所射杀


真(ま)っ赤(か)な花(はな)を一轮咲(いちりんさ)かせ皆(みな)に爱(め)でられ枯(か)れてゆく。


他盛开了一朵鲜红的蔷薇,在众人深爱中枯萎而去。


 


 


 


3.Natasha


三番目(さんばんめ)アリスは幼(おさな)い子(こ)。


第三个爱丽丝是个年幼的女孩,


绮丽(きれい)な姿(すがた)で、不思议(ふしぎ)の国(くに)。


带着美丽的容姿,来到神秘之国。


いろんな人(ひと)を惑(まど)わせて、おかしな国(くに)を造(つく)りあげた。


她迷惑了各式各样的人,建立了可笑的国家。


 


 


很久很久以前,在黑森林边上有一个安稳富足的小镇。那里有着富饶的资源和随和的人民,还有着英明的国王和强壮的军队。


有一天,一个叫做Natasha的漂亮女孩来到了这里。她的容貌和涵养很快让她获得了周围人的赞赏和吸引,大家都愿意和她做朋友。


只是在她来到这里的一个月后,住在她周围的年轻人,一个个全都消失不见啦。但是大家都没有怀疑她,因为她实在是太漂亮了,只要一摆出悲伤的表情,大家也就不愿意再说下去。


Natasha的美貌很快就传到了国王的耳朵里,年轻的国王正值壮年,又没有王后。他在召见了Natasha之后迅速地爱上了她,并要求娶Natasha为妻,女孩儿犹豫了一下后,便笑着点头答应了。


婚礼的隆重程度是有史以来最夸张的,外头的礼炮响了三天三夜,所有的人民都为这天大的喜事感到高兴,并且用上自己最诚挚的祝福送给那对可爱的新人。


只是好景不长,Natasha一直没有为国王诞下任何子嗣,这让国王感到非常苦恼。他托人前去寻找神秘的巫师帮忙,巫师告诉他,只有每天都在森林深处的祭坛上贡献一个年轻人给王妃,才能让王妃成功地怀上孩子。


愚昧的国王轻信了她,并且在当天就抓了年轻的姑娘送给了Natasha当作礼物,他不在乎王妃要对这年轻人做什么,他只要他美丽的妻子可以为他生一个可爱的宝宝,他什么都可以做到。


大概是有了效果,Natasha终于出现了身体上的反应。她开心地告诉国王,如果国王愿意送更多的年轻人到她那儿,他们的宝宝一定会是最强壮的那个。


但是城里的居民开始不满意了,大家都觉得Natasha是个巫师,专门蛊惑国王的心智,让她一点点吞噬掉王国里所有年轻人的力量。于是他们开始向国王进言,试图阻止Natasha的行为。


可怜的国王依旧听不进去,他的眼里只有他的妻子,他想,如果用人民的性命可以换取最健康强壮的孩子,这笔交易绝对是值得的。


短短半年内,王城里年轻的生命就失去了大半,国王军队所到之处无一不是一片荒凉。所有的百姓都争先恐后地试图逃出这炼狱,却又被守卫者堵在门口,根本插翅难逃。


流离失所的家庭只剩下了孩童和老人,残忍的军队依旧没有放过他们。抵抗的人被杀死在当场,可怖的尸体堆成了小山,仿佛是在为高高在上的国王献上最后的祭品。


最后的最后啊,国王身边再也没有其他人了,空荡荡的王城里唯一剩下的只有他自己。但是Natasha的要求依旧没有停止,她想要国王把自己也奉献给她。


于是啊,愚昧的国王因为爱,最终在森林里用锋利的刀刃挥向了自己的脖子,以自己的方式成全着王妃的愿望。


在那之后,王妃变成了那座空城里唯一的女王。她每天晚上都在恶灵的嚎哭声中惊醒,又在良心的谴责中入睡。尸横遍野的大街上偶尔会有乌鸦飞过落下一地的黑色羽毛,而天空也不再是清澈的蓝色。


岁月的变迁让Natasha的容颜开始发生改变,白发逐渐爬上她的鬓角,孤独的日子让她走向了衰老。


森林里的祭坛石依旧冰冷,干涸的血液在上面印出斑驳的痕迹。Natasha站在祭坛前方,望着安安静静躺在冰石中央的男人,一时间像是陷入了绮丽的美梦中。


James啊,James。


她这么喊道。


这里的鲜血已经不够用啦,再这样老下去你又该认不出我啦。


她拨开男人的黑发,露出对方有些发青的额头。


走吧,走吧。


又是时候离开去下一个王国啦。


 


 


そんなアリスは、国(くに)の女王(じょおう)。


那样的爱丽丝,是国家的女王,


歪(いびつ)な梦(ゆめ)にとり凭(つ)かれて。


被扭曲的梦所纠缠烦扰。


朽(く)ちゆく体(からだ)に怯(おび)えながら、国(くに)の顶点(ちょうてん)に君临(くんりん)する。


她恐惧著逐渐腐朽的身体,就这样君临于国家的顶点。


 


 


 


4.Wanda&Pietro


森(もり)の小道(こみち)を辿(たど)ったり 蔷薇(ばら)の木(き)の下(した)でお茶会(ちゃかい)


在森间小路上摸索前进 在蔷薇花丛下开茶会


お城(しろ)からの招待状(しょうたいじょう)は ハートのトランプ


城堡里捎来的招待状是红心的扑克牌


四番目(よんばんめ)アリスは双子(ふたご)の子(こ)。


第四个爱丽丝是一对双胞胎


好奇心(こうきしん)から不思议(ふしぎ)の国(くに)。


因为好奇心而来到神秘之国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姐弟,姐姐叫做Wanda,弟弟叫做Pietro,他们生活在森林附近小镇上,享受着安静稳定的幸福时光。


不过啊,他们从小就听到身边的大人们说,不远处的那座森林里有着可怕的东西,千万不能随便接近,不然很容易把性命丢在那里。


但是性格强势的Wanda对此无所畏惧,她认为勇敢的她加上聪明的弟弟,没有什么事情是打败不了的。


于是在某一天,他们意外地收到了来自森林深处的派对请帖。Wanda想,这是个向大家证明森林一点都不危险的好机会,所以在第二天早晨,她便拉着弟弟上了路。


一路上他们两个都没有经历什么危险,反而是树丛间美丽的花朵一直伴随着他们的脚步往深处蔓延。待到穿过一个矮灌木丛时,一个背着弓箭和装饰翅膀的先生走过来了,他看到了兄妹俩手中的扑克牌,他露出了吃惊又喜悦的表情,并且告诉他们只要有了这个邀请函就可以进入到更深处的城堡里面去,那儿有个富有的国王正等着他们的来临。


Pietro听到后很兴奋,拉起姐姐跟弓箭手先生说了再见后就冲向了古堡所在的方向。


城堡的大门紧紧的锁着,聪明的弟弟一下子就发现,钥匙扣对应的刚好就是扑克牌的形状,于是他把邀请函放上去后,成功地打开了那座古老的石门。


那里面很黑,而且一个人都没有。勇敢的Wanda把弟弟护在身后,抬脚跨了进去。黑暗里走出了一个高大的身影,姐弟俩定睛一瞧,却是一个金发碧眼的年轻男人,他的身上还穿着一套华丽的衣服,头顶上的王冠闪闪发亮。


那人说自己叫Steve,是一个住在古堡里的孤独的国王。他已经准备好精心的派对和舒适的房间,让Wanda和Pietro可以在这里快乐地住下来,他还给了姐弟俩一些魔法的力量让他们得以在危险的森林里保护自己。不过他们唯一不能做的,就是进入古堡最下面的地下室。


勇敢的姐姐很快答应了国王的请求,但是弟弟却对地下室产生了兴趣。难道国王在那儿藏了许多宝物吗?还是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于是在某个晚上,Pietro背着国王,拖着姐姐进入了地下室。


地下室前面有一条长长的走廊,那儿什么都没有,只有昏黄的蜡烛一路伴随着他们。等到踩到第三百步时,他们面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冰馆,里头躺着一男一女。


男人看样子还是年轻人的模样,但是那名女士的脸却是衰老得可怕,她斑白的头发和男子的黑发紧紧缠绕在一起,像是不愿意与其分开一样。Wanda被他们两个吓了一跳,却还是用手紧紧地保护着自己的弟弟。


两人的步伐再次迈开,他们逐渐远离了那个诡异的冰馆,然后在下一秒又碰到了被锁在笼子里的蔷薇。


笼子里放着一个玻璃瓶,瓶子里是浑浊到发黑的血液,那朵娇艳的蔷薇正静静地安插在里面,花瓣的颜色倒是与液体相得益彰。


聪明的Pietro发现瓶子底部有几根金发,哪怕是隔着黑红色的屏障也没能遮挡住它的光芒。他试图伸出手去触碰笼子上的锁,却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弹了开来。


魔法带来的疼痛感让他忍不住叫出声,Wanda迅速地捂住了他的嘴巴,但是还是没能阻止弟弟发出第一声嘶吼。与此同时,不远处的黑暗里也传来了叮叮当当的声音。


那听起来就像是镣铐在地上磨蹭发出的声响,并且在里面还混杂着男人痛苦的呻吟声。姐弟俩屏住呼吸靠近了黑暗,然后在昏暗的烛光中看到了一个地牢。


那些声音正是从那里头传出来的,Wanda凑上前,看到有个黑发的男人被铁锁链紧紧地拴在里面。男人的嘴巴已经干裂到不行,他张大嘴巴试图朝他们说些什么,却最后因为嘶哑道不出任何一句完整的句子。


正当Pietro要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身后猛然出现的光亮让他下意识回过头。


年轻的国王手里持着一只长矛,蓝色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他们。他嘴里一边说着不可饶恕,一边朝姐弟俩扑过来。Wanda拼尽全力使出国王赐予自己的魔法保护着自己的兄弟,而Pietro也在同时闪躲到她的身后。


大概是胜利女神眷顾着他们,邪恶的国王很快就被打败了。他的头颅咕噜噜地滚落在Wanda脚边,鲜红的血液溅了她一身。


勇敢的姐姐抓起国王的脑袋,并且把它放进了刚才没能打开的笼子里。她转过身寻找躲在角落里的弟弟,然后许诺自己将成为新国王,拯救森林里的一切。


Pietro没说话,只是微笑着看着她。


之后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Wanda每天都和自己的弟弟快乐地生活在城堡里。他们每一天都在开派对,就像是陷入了什么循环一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说的话也永远都是一样的。


华丽的餐桌上摆着可口的蛋糕,但是艳丽的颜色让人有些望而却步。Wanda拿着金笼子放在桌面上,然后朝着里头喊着弟弟的名字,声音优美而动听。


不远处,一个金发蓝眼的男人沉默地看着这一切,而后转身离开。


Wanda依旧沉浸在梦里。她根本不知道,那个金色的笼子里啊,放着的才不是什么邪恶的国王。


而是她聪明又善良的弟弟啊。


 


いろんな扉(とびら)を潜(くぐ)り抜(ぬ)けて、ついさっきやって来(き)たばかり。


他们钻过了各式各样的门,才刚来到这里不久。


気(き)の强(つよ)い姉(あね)と、贤(かしこ)い弟(おとうと)。


个性强势的姐姐,以及聪明的弟弟。


一番(いちばん)アリスに近(ちか)かったけど、


他们是最接近爱丽丝的,不过......


二人(ふたり)の梦(ゆめ)は、覚(さ)めないまま。


不思议(ふしぎ)の国(くに)を彷徨(さまよ)った。


双胞胎的梦再也没有醒来,就这样持续彷徨于神秘之国中。


 


END.


 



评论

热度(236)

  1. 不可回头秃头老柱 转载了此文字